origin平台,人脸识别,李光洙

频道:微博热点 日期: 浏览:247

我从未感觉死亡如此之近,即便如此,我还会去

云南和西藏交界,梅里雪山脚下,坐落着深山之城--雨崩。这里受神山的庇护,神秘而富有生命,吸引无数朝圣者慕名前来。

关于雨崩

雨崩因梅里雪山闻名。梅里雪聚色导航山藏名卡瓦格博,译为“慈祥的爷爷”。它和冈仁波齐、阿尼玛卿山、尕朵觉沃并称为藏传佛教四大神山。每到藏历新年,各地薇依笙的藏民会集中到此,绕着神山跪拜。

它是有灵性的,纵观人类登山史,7000米以上的高山陆续被征服,唯独海拔6710米的 梅里雪山 从未被染指。

梅里雪山 正式闻名是因为一场山难。如果对 梅里雪山 诡秘传说感兴趣的朋友,可以上网看看《卡瓦格博》的纪录片--1991年,中日联合登山队来到神山,登山的过程一切顺利,却在临近登顶时因诡秘的雪崩投合融全数遇难,一弯春情水他们的遗体直至十多年后才被发现。当地人说,那是卡瓦格博爷爷发怒狱乐营了,把他们从肩膀上抖下去了。

雨崩 ,就是神宇太新浪博客山的守护者

不到雨崩非好汉

2016年,我在雨崩开始了第一次徒步。雨崩坐落于德钦,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。为了尽早泽旺拉姆结婚的照片适应高原气候,我特意在香格里拉停留了三天。

不料我在香格里拉受凉患上高原感冒,直至出发当天仍是失声状态。本着“不到雨崩非好汉”的心态,还是硬着头皮出发了。

前往德钦的路途一路荒凉,历经7小时,终于到达德钦县城。

来德钦的都是徒步的驴友,当大巴到达客运站后,马上有另一辆车子载着我们浩浩荡荡往飞来寺驶去--进入雨崩前的歇脚点。

飞来寺有一条为接待游客建的商业街,这里没有娱乐场所,大家都是简单补充行囊后便早早休息,为高强度徒步做准备。为了尽床戏照片快恢复精力,我当晚整整干了一壶酥油茶。

飞来寺出发雨崩的车早上6点半出发,第二天凌晨4点起床,在梅里日出光环照耀下,我的雨崩之旅开始了

18公里的路程,我没有认输

自计划以来,我对这趟旅程一直抱有期待,直到坐上出发雨崩的客车,我怕了,对运动菜鸟来说,每天几十公里的高强度徒步等于自己找虐,2个小时的车程里,我一直在发抖。

进入雨崩的路线分尼农和西当温泉,经尼农进入雨崩地形复杂,路程和时间也高上许多,适合有经验的高手;对于我来说,选择西当温泉更合适。

如果不想劳累origin平台,人脸识别,李光洙可在西当入口骑骡马到南山垭口,挣扎许久后,最终我选择自己走。

南宗垭口是正式进入雨崩村的标志,从西当入口到垭口足有18公里的路程,全程仅有砂石路,路面坡度约在45-60之间。因为海拔高、日照长,强烈的紫外线辐射让我一度产生晕眩感。

走了五六公里,出现了第一个休息站,也是进入垭口前唯一的休息站,这里兜售热水、泡面、红牛等补给品,售价比外面贵上一倍,但一想到村民运送食物的艰难,便也不算什么。

歇息后继续前进,趁着天黑前基列国赶到雨崩上村,憋足劲再走十多公里,就能看见一路的经幡--南宗垭口到了。

从垭口到雨崩上村S妹妹9还需要三公里左右的路程,进村的路是下坡路,运姿月朝户动强度小了很多。即使是骑马的游客,也得在垭口下马,走进村里。

首天耗时十小时,当晚我的脚出现了轻微的浮肿,感冒却感觉好上许多,我不以为意,没想到这些不起眼的身体状况却差点要了我的命

第一次感觉死亡如此近

第二天最辛苦,从上村到冰湖来回共计24公里,预计花费9小时,但我用了16小时,差点回不来。

前一天雁荡毛峰晚餐凯夫拉尔认识了一群大佬:张哥、俊龙、丽姐、Albert,前往冰湖的路上相互结伴安心不少,在此感谢他们,把我从深山带了出来。

前一天晚餐认识了一群大佬:张哥、俊龙、丽姐、Albert,前往冰湖的路上相互结伴安心不少,在此感谢他们,把我从深山带了出来。

穿过第一片密林,终于见到了人工的痕迹,在观景台望去,梅里雪山近在眼前。

沿着观景台往前再走三公里左右,穿过一片像宫崎骏《幽灵公主》一样的茂密的原始密林,到达笑农大本营

冰湖于雪山半山腰处,从大本营到冰湖需要走上一段峭壁,这是全程最危险的一段,其中部分路段只容一人侧身通过,路面湿滑,长满青苔,旁边就是悬崖。别人耗时一小时的路程,我足足花了将近三小时才到。

冰湖气候极不稳定,在我登上冰湖后已经16点了,刚到时还是晴天,转眼就已乌云密布,风雨即将来临。为了确保安全,必须赶在天黑透前急走12公里回到村庄,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3小时。

风雨在下撤的半路就开始了,雨点夹杂冰雹,让本已打滑的山路愈加难行,到达大本营后我的体力已经耗尽,危险已然降临。

昨晚腿部浮肿的威力在此刻无限放大,每走一步都像踩棉花一样无力,呼吸也愈加困难,我高反了。凭着意志往山下赶,却敌不过needisk汹涌的雨势,路还没走一耗腿歌半天已经黑透了,我们看不到来时的路,连指路的马粪都被洗刷模糊,偌大的山谷只剩我们几个,唯一的照明方向就是队友的手机,迷路几次后,终于看见了亮光。

午夜12点,耗时8小时,我们回到雨崩上村,比安全时间晚了7小时。

回旅店后发现老板一直等着我们,他说晚上迷路了以后很FEST566危险,即使本地人去找也未必找得到,幸好我们回来了。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全名,只记得他是位姓杨的白族伙子,谢谢你。

我没有坚持到最后,但我尽力了

原本计划着第三天要再走16公里从上村到神瀑的,但于我的脚肿得和猪蹄一麦太口服液样,也没有办法再走路了,计划只好作罢香闺杀。一大早骑骡马出村,回到西当出口。

我本雄心壮志的发誓决不骑马,最后却被自己打脸,我没有坚持到最后,但我尽力了。

走了三小时,从雨崩上村回到西当,在下马的时候没有力气一屁股栽在泥里,我的雨崩之旅在遗憾中结束。

放一张神瀑的照片安慰下自己吧。

让我着魔的雨崩魅力

很累吧?也危险吧?不可否认,进入雨崩的几天里,感冒加剧成轻度肺炎,腿也青一块紫一块的。身边的朋友说我不要命了,我不后悔。但我不希望你们像我一样,身体最要紧。

在雨崩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如此近,但我仍对这里呱呱小铺着迷,在不久后,我一定会再次来到这里,这一次我一定会靠自己走完全程。

与死神擦肩的地方,不远的将来再见!


我是90后旅行达人

曾踏足亚欧非 中东 大陆13个国家,70个城市

生活是一场旅行,在旅途上向生活致敬
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

请关注我的公众号:TO WAY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